花园

请注意,文章中部分理解可能已被笔者废弃,本文最后更新于:7 个月前

我的故事里,有一座金色的花园,它不太大,却也撑起了年少的天空。

小园记

从小家人就告诉我,花坛很脏,我可不听——因为那可是我自己的家园。

从我记事开始,那座花坛就在那里,仿佛,也一直应该在那里。在我家楼下,是一个被三面楼房和一堵墙包围的大院子,而正中央椭圆形的绿化空间就是这座花坛,在这个花坛中,有种植的几颗树木,四座假山,几株花草和一些我不曾认识的灌木类植物。

大片大片的杂草总是随着季节的更替变换着不同的绿色,构成了花坛的主色调。与此同时新的杂草会挤占旧杂草的生存空间,杂草的演替伴随着我的年岁的长大不断更替着——直到我离开这片土地。

我依然记得,在假山与灌木形成的空间中与那时的玩伴搭建的基地——对纸条进行一点点修剪,再在潮湿的泥土上铺上报纸,这便是一切,噢,还有木棍和砖块做一点简单的“家具”。我们还在林间的空地设置捕鸟笼;在斜坡上挖掘坡道形成灌溉线路;在假山边挖坑添水移栽花草制作风景点;在大“路”中间做出完美不会被看穿的陷阱……这哪是是花坛,这分明就是一大片树林、一大片田野、还有远山下的烟雨小镇。这是我们的土地,这片土地上空是我们的蓝天。

我用儿时的脚掌丈量了整片土地,为土地,不厌其烦绘制了许多地图,地图上标识了各个地方出产的“矿物”,果实,物种。颇有执掌天下之感。但,随着绘制精度的增加,我与花园日渐生疏,我不在知道一些植物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,也不在清楚假山的矿物是否还充足。我仅记得,捕鸟笼下的米饭未有鸟儿光顾;完美的陷阱不小心被自己踩中。那些因为“爬山”被打,蚂蚁换了多少代的往事都已经褪去。

这片孕育了少年梦的花园,依然还是在那里,但似乎也早已不在了。这花园中的我已经逝去,失去了我的花园亦已破碎,岁月变迁,花园新的时代不属于我,花园的旧花草还认识多少个?

想必没有花草还认识我了吧。